????出了医院就是马市街,再走几步就有公交车站,马佐治想回去睡觉,毕竟昨晚上的夜班。

????陆远一看时间,也到了吃午饭的点儿,让他吃完再回去。毕竟这小子上了一晚上的夜班,从早上到现在估计都没吃东西呢。现在不吃点东西垫垫,估计就要空着肚子一觉睡到天黑了。

????他带着马佐治在街上找了家面馆。在面馆里,陆远摸出手机给毛大庆打了个电话。

????毛大庆以为陆远是来催送机子上门的,再三保证道:“远子,周三肯定能送上门安装好,你就放宽心吧。”

????“呃,不是,大毛子。我今天打电话过来,是想让你跟你朋友说一声,我那台电脑的配置要求啊,帮我往下降个两千块,不用六千那么好的了,差不多能用就成。”

????“啊?”

????毛大庆有些意外地问道:“降低配置,为啥啊?”

????陆远实话实说道:“有个朋友家里摊上点事儿,急需用钱周转,我就匀给了他两千块。现在买电脑的预算只有四千块啦。”

????“你还是那么仗义!”

????毛大庆微微有些动容,不过还是提醒道:“远子,一下砍掉两千块的配置要求。估计内存、显卡、还有硬盘都得往低了换,到时候你打游戏卡爆了,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啊?”

????“我知道,你让你朋友按着四千块的配置来吧,我平时也就是上网查资料,灌水聊天啥的,很少玩游戏。”

????陆远知道毛大庆说得是实话,一分钱一分货,四千的配置肯定不能跟六千的配置比了。

????“行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成。那我现在就给他电话。”

????毛大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正吃着面条的马佐治,一字不漏地听完陆远的话,刚想张嘴说话,却听见陆远的手机又响了。

????陆远拿手机一看,毛大庆打过来的。

????一接通电话,毛大庆就在电话那头说道:“远子,电脑这个事儿,我突然有个提议,你听听再做决定?”

????陆远不明就里,嗯了一声,问道:“什么提议?”

????毛大庆说道:“我有个法子,让你只花四千块也能搞到六千块钱配置的电脑。”

????“还有这种好事?”陆远一听,心动了,问道,“你说来听听。”

????“我寻思啊,反正电脑这种东西,更新换代比别的东西都快,用不了多久总是要升级换新的。不如你先买台同等配置的二手电脑对付用着,等明年了再换台新的。你觉得呢?”毛大庆在电话那头认真建议道。

????“买二手电脑?”陆远显然对这个提议有些意外,犹豫问道,“这能行吗?”

????毛大庆说道:“怎么不能行?九成新的高配置电脑。”

????“再怎么九成新也是二手电脑啊。”陆远说道。

????毛大庆笑了笑,说道:“这年头,用二手电脑,二手手机的大有人在。就看你能不能买到靠谱的二手机。”

????“这么说,你那个朋友店里有靠谱的二手电脑?”

????陆远听他这话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担心道,“别图个便宜,到时候弄一台三天两头死机的破电脑回来啊!”

????“那铁定不会!”

????毛大庆在电话那头拍着胸脯保证道,“咱俩什么关系?我坑谁也不会坑了你啊!再说了,我还指着你给我介绍电脑生意呢!要给你个破玩意,咱俩以后这兄弟还处不处了?”

????“那行,说好了,一定要六千块的高配,而且是九成新,这个可不许给我放水了。毕竟四千块钱呢,也能买到市面上的新电脑了。”

????陆远同意了他的提议。

????他不是电子控,所以对电子设备倒是没有洁癖,不是非要新的不可。对他而言,电脑就是个消耗品,用个一年半载可能就要被淘汰了,关键还是要看它的实用性。所以对于四千块买个六千块高配的九成新二手电脑,他也是能接受的。

????“放心吧,保证让你物超所值!”毛大庆信誓旦旦地保证了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等陆远挂了电话,马佐治也吃完面了,听着陆远跟人讲电话买电脑,又是降低配置又是二手电的,忍不住说道:“远哥,我在网吧干网管,我知道我们网吧老板也会买二手电脑充数。其实吧,这二手电脑的利润,比新电脑的利润要高。你那个朋友指定会挣你不少钱。”

????“我知道啊。”陆远无所谓的样子,说着便端起面碗,西里呼噜地吃起面条来。

????马佐治奇道:“你知道还答应他?”

????陆远笑道:“给谁挣不是挣?给朋友挣这个钱,总比让不相干的人挣去舒坦吧?而且电脑真出了问题,我还有地方伸冤诉苦去。我的钱能挣,但要明明白白地挣,不能稀里糊涂地挣,是这个道理不?”

????“也对哈,”马佐治情不自禁地羡慕道,“你说咱们都是一个宿舍出来的,一起毕业的,咋差距这么大呢?你都用上手机了,马上就要置办电脑了,我还在网吧干小网管,跟人挤在合租房里,隔壁一个侧身一个呼噜,都能把我闹醒。至今还欠着你的钱。想想,觉得自己真没用啊。”

????马佐治的语气里有羡慕,也有淡淡的失落。

????“哈哈哈,马佐治同学,你现在的攀比心、得失心很严重啊,我看要做辅导员给你辅导辅导了!!”

????陆远故意一本正经地逗了他一下,然后开导道,“佐治,别心急,凡事都有一个过程的。你如果一毕业就回到上海,可能发展的比我还要安稳和顺利,毕竟乔阿姨和你的长辈们都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有些事情啊,不能光看表象啊。你要这么比的话,那潘大海那个家伙呢?人家一出生,老爸就是万元户了……”

????“咳咳,不提他了,提他更让人绝望!”马佐治苦笑道。

????“那可未必,”陆远摇头道:“你比他更有自己的规划和目标。每一天,你过得也许比他都要快乐和充实。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但是他呢?每天过得真的是……嘿嘿,估计他自己也糊涂。”

????潘大海相亲被抓嫖这个事儿,马佐治也听陆远讲了,想想也是,如果一个人不是闲得发慌,日子过得没劲,能干出这种糗事来吗?

????被陆远这么一开导,马佐治彻底治愈了。

????陆远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早点把外挂写出来,咱们早点把钱挣到手。挣了钱,目标和规划不都实现了吗?”

????“对,挣了钱,什么都能解决了。”

????马佐治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说道,“远哥,我一定好好干!”

????吃完了面条,陆远结了账,马佐治一同坐公交回了滨江。

????到了红蜘蛛网吧附近的中转车站,两人一起下的车。马佐治先回了合租屋,他得赶紧回去补一觉了,晚上还要去交接班。

????陆远则转车回了杭三棉厂。

????他到了家,取了钱,直接给苏文艳打了个电话,跟她要了邵刚的银行卡号码,就近找了家银行就给汇了过去。

????苏文艳也不多嘴去问陆远为什么给邵刚打钱,反正他们兄弟间在大学那会儿就钱来钱往的,她也习惯了。

????等陆远从给银行汇完钱再回到家,已经快到傍晚了。

????……

????……

????一个周末,草草过去。

????周一,陆远还是不早不晚刚刚好到了办公室。

????罗艳琼也是踩着点,跟他前后脚进的办公室,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平日里都比他们早到半拉小时的组长张大年,今天却不在自己的位置上。

????还没来?

????不过陆远看到张大年的桌上,茶杯还冒着热气儿,显然人已经到了。只是不知去了哪里。再看看隔壁组的组长刘志国,也是公文包在,人去没在位置上。

????隐约地,秦卫明的办公室里,传过来一阵阵大嗓门儿说话的的声音,偶尔还夹杂着几声争执。

????仔细一听,大嗓门儿争执的声音,居然是张大年的。

????“吵起来了……”

????徐璀璀拎着她那个酷酷的头盔,从外面走进办公室,一脸幸灾乐祸地冲陆远和罗艳琼说道。显然她也是刚来上班。

????罗艳琼好奇地指了指秦卫明办公室的方向,问徐璀璀道:“什么情况啊,那边是?”

????徐璀璀对罗艳琼和陆远低声说道:“我在走廊外面,看见咱组长,在秦主任的办公室里指着刘组长的鼻子大骂他祖宗亲娘的,啧啧,真没想到,咱们组长也有这么爷们的一面!”

????张大年脾气好,耐心足,不轻易生气,这别说在三组,就是整个改革办里都是公认的。

????陆远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听徐璀璀说,张大年居然指着刘志国的鼻子大骂亲娘祖宗的,还是当着秦主任的面,他也是颇为震惊,忍不住好奇问道:“发这么大火,是因为啥啊?”

????“我上哪儿知道去,”徐璀璀耸耸肩,看向罗艳琼,坏笑了一下,提议道,“要不艳琼姐去主任办公室送个早餐献个殷勤啥的,趁机打听打听?”

????“切,不都说逼急了兔子也咬人吗?能让张大年骂娘,这说明是刘志国把兔子给逼急了!”

????罗艳琼坐到自己的位置,轻咬着手里的包子,一脸看透徐璀璀诡计的样子,笑道:“老娘可不傻,去触那个霉头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