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这小黑东西看起来不仅攻击力上升了一个档次,现在竟然连智力也比原来强了不少!居然能提前避开危险了。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瞬间就把那脚踝被撕咬的桃源岛人救了出来,只见这家伙的脚踝半边已经只剩下了几丝皮肉连接着,关键的骨骼部分早就被咬断了。

????他现在也不知道是痛到麻木了还是已经吓到失去知觉了,总之整个人都是一副呆傻了的样子,现在也不叫喊了。

????宝哥不停地拍打着那人的脸部,同时还不断说道:“你给我清醒起来!千万别睡着了!”

????看这家伙的表情依然是着急万分的样子了,接着他居然还又朝我回头看了过来。

????“你莫非是在等着我用能量把他救活?”我皱着眉说道。

????“没……我只是提议……下边的路最好由你来先探。”宝哥说道:“不是我们胆小,而是这些发狂了的初代实验体我们根本就对付不了。”

????别说我现在不想帮这家伙治脚踝了,其实就算我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能力。毕竟他的脚其实早就已经被生生咬断了,筋骨已断,连接着的不过是一些皮肉而已,我的能量是不可能让断肢重连的。

????此外,我也回忆了一下刚才那个小黑东西的进攻势头,的确要比原来强了太多,而这样的小黑东西数量一旦多起来,恐怕我也是难以应对的。

????要知道就算是以前的那些普通小黑东西,我应对起来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别的不说,光是他们喜欢攻击人眼的这种特性就让人难以应对。

????宝哥见我犹豫,应该是看出我在想什么了,他继续说道:“肖辰……据我所知,聂盘是可以控制这些初代实验体的,他的能量不是传递给你了吗?你可以试试看……”

????他话没说完,我便再一次把他单手卡住了脖子,同时涨红着脸骂道:“你还敢提聂盘!要不是你!他怎么会死?”

????“他当时早就已经被芊芊深度同化了!”宝哥咳嗽着说道:“如果不把他杀死,别说我们了,就连你们那个时候也得被芊芊控制住!”

????“狗东西!你还敢危言耸听?”我骂道。

????“我没有骗你!”宝哥说道:“你可以仔细回忆一下,那个时候芊芊的能量是否已经在区域附近开始蔓延了!你的能量感应是最强的,你应该体会最深才对!”

????芊芊的能量在那时候的确有所显现,更有甚者,我其实还和当时那一块区域内的芊芊能量,也就是芊芊的一部分意识残留体进行了交流。

????可以肯定的是,那个芊芊的意识残留体所保留的意识阶段还是在芊芊“发疯”之前的,因为我当时和她谈话的情况是完全正常的,可以说除了芊芊不是真人之外,其他的对话完完全全具有正常的逻辑。

????那么……以她当时的状况是不大可能会对我们所有人痛下杀手的,所以要么是这个宝哥知道真实情况,但却也选择故意杀死我的朋友们,要么就是他真的不知道芊芊当时的“心境”。

????综合这宝哥之前的表现来看,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明显要大得多,或许他所说的那时候芊芊的能量威胁却是存在,但这绝对不是虐杀我朋友们的借口。

????我的怒火终究还是被月灵平复下来了,她用冰冷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我的后背,我便暂时冷静了下来,然后便松开了已经快断气的宝哥。

????这宝哥接连两次差点让我弄死,现在看我的表情也跟着发生了变化,此时的他眼神中更多的是惊恐和警惕。

????我心说这小子的本来面目恐怕正在一点点被我揭穿呢。

????“你先下去看看吧。”月灵说道:“否则只会拖延时间,对我们没有好处。”

????我点点头,让他监视好这几个桃源岛人,然后便顺着刚才那个洞口朝里看了进去。

????里边黑糊糊的,我通过夜视能力发现这下面的结构和上面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玻璃墙换成了墙壁和玻璃交替连接的混合墙体,而且墙体之间似乎还有一些更多的牢笼设施。同样的,这些笼子里也都是空的。

????刚才那个袭击桃源岛人的小黑东西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我还是能听到附近有一些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而且还不止一个。看样子,这个中层区域已经有不少的小黑东西转移过来了。

????刚才宝哥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不过我已经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在叫我试试看能否用能量控制的方法引导这些小黑东西不再攻击我们,进而让我们顺利从这个卫星建筑里撤走。

????这下我也算是明白这些家伙为什么要拼死拼活找到我了。

????不过我对此并没有把握,因为即便是这个卫星建筑,现在也早就已经被大量的芊芊能量所充斥了,现在有机玻璃之外越来越多的海洋生物涌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以我现在的能量水平,想要从芊芊的“手中”夺一块蛋糕,难度恐怕不会太小……不过我们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我只能尽量试试看了。

????于是我便集中精力,快速把体内的一部分能量朝外逼了出去,试图“召唤”出来一部分的大头娃娃来应对这里的情况,结果果然不出所料……我的努力完全没有任何效果。倒不是说能量无法发散出来,而是即便发散出来,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了动静,别说那些“大头娃娃”了,就连一丝的能量涌动都不曾出现。

????而我也不敢继续这么做了,因为我现在体内的能量散去之后,短时间内依旧很难补充上来,我刚才散发出去的那一波能量也不过是我自己之前的“库存”而已,也就是我前边用“疼痛疗法”重新“激活”的一部分能量。

????“可以吗?”宝哥似乎有些焦急,在上头催了我一句。

????我叫他别废话,同时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心说既然没办法用大头娃娃来和那些小黑东西对抗,那也就只能我自己亲自上阵了。毕竟刚才只有一个小黑东西出现,所以我在想着能不能把这玩意儿再引过来,然后和我单对单试试自己对抗时的难度,也好为下一步计划做准备。

????然而在我几次弄出响动试图吸引那些小黑东西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完全是徒劳……感觉那些小黑东西对我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好了,不过我却不能保证它们不攻击其他的人,毕竟现在只有宝哥知道出去的准确路线,我如果现在丢下他,那还真不一定能顺利离开。

????可我现在也不敢贸然冲进去以一敌百,上上策还是得尽量把他们一个个吸引过来才是。

????于是我便重新返了上去,冲着宝哥等人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们下来一个人,去看看能不能把那东西引过来!”

????“你是想一个个引过来消灭吗?”宝哥问道。

????我点了点头:“数量太多的话,我也对付不了,而且到时候你们其他人就更加难以应对。”

????“可是……”宝哥似乎有些为难,他明显不想自己当这个“诱饵”。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有人引,那无论是宝哥还是其他的人都行,只要别是我和月灵就好,当然了,我的直觉告诉我,月灵也是一样没法把他们引出来的。

????不过这个猜测没有办法验证,因为月灵看起来本身也就没有“以身试法”的念头。

????就在我打算强迫宝哥赶紧做选择的时候,他居然挥了挥手,其他的几个桃源岛人便将刚才那脚踝被咬断的男子推了过来。

????这男子和刚才的“完全静默”相对比的话倒是有了些声响,但也只是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他脚踝处流失了大量的血液,明显是失血过多濒临休克边缘的样子了。

????“他现在活不成了。”宝哥不假思索地说道:“把他扔下去!”

????我还没有进一步的反应呢,另外的几个桃源岛人便毫不犹豫地把那人推了下去……

????我只听到“扑通”一声落地音过后,接着便有一些响动从中层的其他区域靠了过来。

????甚至于就连月灵都惊奇地看了他们一眼,我更是难以置信地说道:“亏你们刚才还假惺惺地想要救他呢。”

????“我们是想救人?”宝哥的脸上毫无愧色地说道:“但是他既然活不成了,那也就没必要再浪费精力了,倒不如让他在死前替我们做些事情,也算是死得其所,我们的人早就做好了同样的觉悟,比如我遇到了这种情况,你们一样可以在我死前用我做任何事情。”

????我冷哼了一声,心说这纯粹是借口,因为虽然我知道我的能量没法帮助他的断脚重新愈合,但是这些桃源岛人可是不知道的,他们在明知道还有一线生机的情况下却选择了卖队友……而且还把道理说的如此冠冕堂皇,简直是无可救药了。

????也不知道是鲜血的缘故还是这人哼唧声音的缘故,之前那个小黑东西果然很快就再次出现了,我在上方早就做好了准备,这玩意儿露面的一瞬间,我便猛然跳了下去,丢着那小黑东西的位置就是狠狠一刀。

????那小黑东西这次的反应终于慢了半拍,被我一刀砍中了背部,可是让我震惊的是,这小黑东西背部的坚硬程度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按理来说,即便是蛊物,他们的身体硬度也不会太过夸张,可我刚才那一刀砍下去后竟然还感觉到了一丝的反弹力,虽然刀刃的确没进去了,可如果不是我手腕和手掌的劲头都足够大,这么一个反震就足够让我的开山刀脱手了。

????当然了,现在我的力气相对于刚才其实又有了少许的减弱,毕竟刚才在试验“召唤”大头娃啊的时候已经损失了一部分的能量,可这也不至于到如此程度,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小黑东西的背部似乎戴着一些奇特的盔甲类的装备呢。

????我急忙朝着刚才刀砍的地方看了过去,果然发现那小黑东西的背部的确有一层像是铁片一样的东西,明显不是那小黑东西自己的身体部分,而是别人给他穿上的!

????不过即便如此,这小黑东西还是被我这猛力一击砍的半趴在了地上,一副想要逃走又力不从心的样子。

????好机会!我见状又快步上前对着他背部补了一刀。

????这一刀我还是用原来的方式砍下去的,只是角度稍稍偏离了一些,这下我就能更加清楚地感觉出来了,这玩意儿背部应该是一层类似合体钢板一样的东西,尺寸和他完全匹配,简直就是量身定制的,另外他的手脚上也加装了一些锋利无比的刀片。

????这是给他们全副武装了?

????第二刀下去之后,感觉这小黑东西就像要完全断气了的样子,我便打算把他拉上去让其他的人看看,于是我便单手拽着这小黑东西的腿部打算将他倒拎着甩回去。

????谁知我才一抓住他的双腿,这小东西就“吱哇”尖叫了一声,果然还是以前那种类似老鼠被踩了尾巴的声音,不过和声音的匹配度完全相反……这小黑东西的生命力却大大加强了,竟然能在连挨我两刀的情况下又伸手倒挂着朝我腹部刺了过来。

????我急忙一收腹,两排锋利的刀片贴着我肉皮而过,而由于我在收腹的时候动作过大,这小黑东西居然还趁机从我手里逃脱了。

????只见他沿着四周的墙壁快速攀爬了一圈,扭曲变形的婴儿脸上出现了一种极度愤怒的表情,借着他便从墙壁上猛然落下,双拳对着地面狠狠砸了下去,发出了“砰、砰”两声巨响,从这声音的响亮程度和音色来判断,正是我们之前听到的那些重击音,看来我们身后追赶的也都是这些玩意儿。

????我和这小黑东西对峙了一小会儿,就在我还心怀侥幸,认为这东西或许会因为以前聂盘的能量残留而对我“手下留情”的时候,他却尖叫了一声,一个凌空就朝我脑袋上飞扑了过来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