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周王侯 > 第一三零零章 挺身而出
????杨俊站在阵前的高台上朝着析津府城头眺望着,那里许之外的大城可望而不可及,这让他心中甚是 焦灼。昨夜之战后,大军又伤亡上万之多,整个大军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是杨俊在战前所没有想到的。

????杨俊布满血丝的眼睛从黑乎乎残破一片的析津府城头掠过,远远的他看到了倒塌的只剩半边的城楼上的一个黑乎乎的影子。那显然也是辽军的守将在朝着战场眺望。虽然相隔里许,虽然完全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是杨俊却在某一瞬间感觉到了和对方目光的对接。那是自己的顽强的对手,也是令人尊敬的对手。

????杨俊挺直了胸膛,眯着眼瞪着那城楼上的对手,目光锁定着对手丝毫不让。心中的倔强和骄傲让杨俊绝不会在对手面前退让半分。杨俊知道,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比拼的就是双方谁能坚持到底的决心。任何一方的软弱和崩溃都会导致整个战局的崩盘。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他杨俊,叱咤风云数十年,经历过无数次的恶战,哪一次不是对方在自己的战马前倒下。这一次虽然遇到了麻烦,但是杨俊坚信,胜利依旧属于自己。

????“传我号令,稍作休整,巳时正,继续进攻。”杨俊沉声喝道。

????站在杨俊身后土坡上的数十名大周将领们的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血迹斑斑的脸上抽搐了起来。他们的心紧缩着。元帅这是要疯了么?已然连续攻击了六个多时辰,他还要进攻。兵士士气低落到了极点,这时候,还如何进攻?

????“大帅,进攻可否稍缓。一来将士们甚为疲惫,二来……咱们也需要商议一下如何进攻。这般强攻,似乎并不能奏效,徒增伤亡啊。”有人轻声说道。说话的是喜副帅白奇。此时此刻,敢说话的也只有他了,毕竟他除了身兼副帅之职之外,还是皇上派来的监军,身份自是不同。

????然而,之前对白奇客客气气的杨俊却转头用血红的眼睛瞪着白奇,沉声喝道:“白副帅,你说什么?什么士气低落?你以为辽人便是士气高涨么?辽人守军伤亡已然过半,城头所有防御措施都已经被摧毁,他们比我们的情形好多少?狭路相逢,勇者得胜,现在还谈什么计策谋略?现在是脑袋挂在裤腰上血拼的时候,咱们休息,他们也能休息。咱们休息一个时辰,他们便能让城中的百姓运上去大量的滚木礌石。咱们休息两个时辰,他们便能拼凑出床弩运上城头。所以,一刻也不能歇息。析津府必须拿下,不计任何代价。即便拼到最后只剩下你我两人,你也得跟我一起去进攻。你可明白?你倘若再说这样的话,休怪本帅对你不客气。”

????白奇脸色灰白,皱眉不语。杨俊的话说的是没错,但拼也有个拼的方法。杨元帅明显是较上劲了,杀红了眼了,已经丧失了一个领军之将的冷静。事实上,这个时候更需要商量出一个计谋来,给予对手最后一击。而非以士兵们的性命去冲击那高高的城墙。

????可是白奇没有再说话。出兵这么多天来,他已经对杨俊有所了解。杨俊是不允许有人质疑他的命令的。他本质上是个控制欲极强,刚愎自用之人。自己虽然受皇上指派监军,但从来时自己便想好了,绝不会跟杨俊作对。这不仅仅是因为杨俊位高权重,自己不能轻易的得罪他,同时也是出于对杨俊的尊敬。

????“我知道将士们都很疲惫,所以,我决定,让我的亲卫营作为主力参与此次进攻。但我的亲卫营兵马只有三千人,我还需要更多的兵马。哪位将军愿意助我一臂之力?”杨俊沉声道。

????众将雅雀无声,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然受伤,很多人的属下已经死伤过半。每一次进攻便都意味着有去无回。所以,除非杨俊下令点将,否则他们绝不会主动去应和。这不能怪他们,他们已经连续作战了数日,已然精疲力竭了。

????杨俊瞪视着眼前的众人,心中极为恼怒。但他强忍怒火,没让自己发作出来。他知道众人的心思,所有人其实都顶不住了,但越是这个时候,自己则越不能退缩。这正是最后需要坚持的时刻,咬着牙也要挺住。他们不愿挺住,自己便逼着他们挺住。

????杨俊的目光逡巡说,他想点将了。但就在这时,后方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末将愿率手下兄弟们参与攻城。”

????杨俊眼睛一亮,沉声道:“何人?”

????一个脸上满是血污,盔甲破烂但却身形挺直的将领缓步而出,拱手行礼:“马军先锋副将马青山见过杨元帅。”

????“马青山?”杨俊立刻想了起来,数日前马军遇袭一战中,韩刚率数百人突围。这其中便有马青山。不过那时他只是个队正罢了。韩刚违抗杨俊之命,拒不说出林觉等人藏身之所,被杨俊革职送往涿州关押。临走时,杨俊还待最后劝一劝韩刚。韩刚似乎是铁了心就是不肯做忘恩负义之事。不过他却向杨俊推荐了马青山。那是他在伏击之战中最大的发现。

????杨俊知道韩刚不会看错人,虽然他对韩刚的所为甚是恼火,但他却相信他的眼光。于是马青山再被救回之后便被提拔为马军校尉。这几日攻城作战中,马青山作战勇猛,火线提拔,现在已经是马军先锋副将了。

????“好,马将军读书人出身,却有着武人所没有的悍勇之气。相较之下,其他人应该汗颜才是。马青山,就冲你这份勇气,本帅便对你刮目相看。马青山听令,本帅擢升你为中军参将,此刻起马军归你统帅,同时兼领中军步兵三大营兵马。我命你即刻组织兵马准备攻城。”杨俊沉声喝道。

????所有人都傻了眼,这火线提拔,一下子便窜到了参将了。马青山真的会找机会,这一下便乌鸦变凤凰了。不过也有人心中想:升了官固然好,只可惜怕是有命升无命享受。攻城之后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呢,这送命的提拔还是不要也罢。

????马青山高声道谢行礼,他其实并不是为了出风头,在这个时候为了升官而跳出来。他其实也是认为此刻必须要连续攻城,不能耽搁。这种作战确实已经到了拼意志品质的时候了。此刻松懈,无异于自取失败。于是他决定出来参与攻城。更何况他自己还有些想法。

????“多谢元帅器重,但攻城之前,末将还有一个小小的提议。”马青山道。

????杨俊沉声道:“什么提议,说便是。”

????马青山道:“元帅要以亲卫营三千人作为生力军,这无异于是给我攻城兵马如虎添翼。不过,末将知道,元帅的三千亲卫营将士是精锐中的精锐,一窝蜂参与攻城体现不出他们的威力。末将认为,这三千亲卫营兵马当单独行动,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只要这三千人马能攻上城头,必能撕开对方防御的口子,占据部分城墙。故而,我建议三千亲卫营暂且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杨俊皱眉想了想道:“继续说,你想亲卫营何时进攻?”

????马青山道:“得等我们攻破城墙,胶着之时,才是最佳时机。末将再提个建议,此次攻城我们集中攻击城门左近,战线不要铺开。让对方防守兵力也无法展开。我请求动用最后全部火油车助阵,兵马的任务便是掩护火油车接近城门,实施火攻。”

????众将军面露鄙夷之色,还以为是什么妙计,这火油攻击之法早已用过。析津府南城门早已被烧光,但是析津府城门洞里早已被巨大的青石填实,城门被毁却也无法进城。马青山还要火攻,却不知攻什么。

????杨俊也皱眉道:“你确定如此能奏效?”

????马青山道:“末将不确定能否奏效,但末将以为此举或见奇效。”

????杨俊沉吟半晌,咬牙道:“好,本帅便信你一回,所有攻城兵马物资归你调度,你来打这一战。本帅看你有何本事。如能成功,本帅举荐你登堂入室。如不成功,本帅一样问责。你可明白。”

????马青山沉声道:“末将明白。”

????攻城之战在巳时三刻打响,疲惫之极的大周兵马不得不再一次打起精神作战,而城头疲惫的辽军兵马也不得不发出恶毒的咒骂却不得不在号角声中登城拒守。

????马青山的思路很清晰,虽然动用了近四万兵力在城下铺开,但其实除了城门左近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故作姿态。攻城的大周兵马在数百步外扛着云梯高声呐喊,但却并不进入弓箭射程之内。但即便如此,城头的辽军守军也不得不全神戒备。

????马青山的想法是,虽然只是全力攻击析津府城门左近,其他的兵马都是佯动。但这并不排除佯动会变成实际的进攻的情形。马青山的意图正是要给对方以随时会发动全面攻城的压力,让对方不敢将大量兵力投入城门左近的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