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管道用钛夹,大管道直接缝合,再加电刀电凝止血,凌医生的止血做的还是相当可以的。”

????“现在看的话,视野暴露的也蛮清楚的。”

????“恩……切缘清晰。”

????当魏嘉佑认真起来的时候,他对凌然的操作的理解程度,立即上升了一个级别,神情更是微变。

????余媛听着他喃喃自语,不由看了魏嘉佑一眼,再看他的手部动作,不由一愣,接着,余媛再仔细看了几十秒,竟有些微的羡慕。

????要说对手术信息的掌握,余媛跟着凌然做了上百台的手术,理论基础又扎实,可以说是事无巨细,皆有所了解。

????但是,这个层面一路下降到最底端的操作的时候,余媛总是会有鞭长莫及之感。

????这就好像非运动员的评论员,或者业余运动员做运动评论,总归是隔着一层,尤其是场下的功夫,更衣室里的龌龊,终归只能用听说,可能来做概想。

????像是魏嘉佑这种,虽然没有做过小切口的肝脏切除,但他做心脏手术的时候,各种切口都有尝试,本身的技术水平是大牛手把手的调教出来的,肝脏手术又有亲自上手的经验,那不仅是感觉不同,细节的掌握也是完全不同的。

????相比之下,余媛在肝切除手术中只有做助手的份,许多时间还是二助三助的存在,可以说,她甚至没有机会亲自捧起一颗活的肝脏。

????没有捧过肝子,就无从体会肝在手的触感,就没机会去切肝体会它的软嫩,不知道它颠勺时的轻重缓急……

????余媛看着魏嘉佑的动作停下来的时候,才低声道:“你在偷师?”

????“偷……看手术而已,怎么谈得上这个。”魏嘉佑下意识的手掌收拢为拳,免得被人看出手指的动向的样子。

????余媛笑了笑,却没有再说话。

????魏嘉佑强行转头,再看手术,忽然觉得有些没滋没味了。

????如果不能偷……如果不能学习,而且是高效率的学习的话,只是看凌然做手术,有什么用呢?就算凌然长的帅,也不能一看就看几个小时吧。

????“凌医生,小切口的肝脏切除术,和腹腔镜下的肝切除,您更看好哪一种的发展?”魏嘉佑打破了手术室的安静,更无视了其他小医生的眼神。

????凌然正好仰头起来,活动了活动脖子,再看看魏嘉佑,才道:“未来发展的话,应当还是腹腔镜下的肝切除更有前途。”

????“是吧。”魏嘉佑没想到凌然回答的这么果断,先?用助词过度了一下,才笑笑,道:“那您现在做小切口的肝切除手术,岂不是很容易被淘汰。”

????凌然想了想,道:“小切口肝切除手术的话,确实是比较容易被淘汰。”

????手术室里的年轻医生和护士们,都面带不善的看向魏嘉佑,这种挑衅的行径,在任何一个独立场所都是不可能受欢迎的。

????魏嘉佑甘之如饴,他做武装游行的时候,受到的各种攻击太多了,眼神算什么呀。

????“凌医生你不应该做小切口的肝切除手术,因为你还年轻,技术还没到封顶的时候呢,现在做小切口肝切除手术,也许还有一些优势,但等到10年20年以后呢,那时候的腹腔镜,恐怕都要落后了,达芬奇一类的手术机器人,估计都已经变成普遍了,到了那时候,就算凌医生你的小切口肝切除手术做的再好,又能怎么样呢?病人都不会做了。”魏嘉佑看似从凌然的角度出发,说的语气也委婉许多。

????“但病人现在还需要。”凌然转头看了魏嘉佑一眼:“正好我有合适的技术。”

????“合适的技术?”魏嘉佑有点没理解。

????“对这个病人来说,小切口的肝切除手术,就是合适的技术。”凌然再次低下头,做着手术的同时,道:“小切口的肝切除手术,10年或者20年后怎么样,并不影响它现在的价值。”

????“但有同样的时间,你用在腹腔镜技术上,同样能帮助很多人,而且,还更有发展。”魏嘉佑输出着自己的想法。

????凌然点点头,却道:“我赞同,不过,今天的手术适合小切口,等回到云医的话,我可能会用腹腔镜多一点。”

????“恩?你会做腹腔镜下的肝切除?”魏嘉佑皱眉。

????“当然。”凌然的语气是理所当然的理所当然。

????魏嘉佑深皱眉:“刚开始做吧,我搜你的论文,没有一篇谈到腹腔镜下的肝切除的……”

????余媛在旁插口道:“凌医生没有做一个手术写两篇论文的习惯。”

????魏嘉佑听出了讽刺,但注意力依旧集中在凌然身上:“你既然懂得做腹腔镜下的肝切除,你还做什么小切口。”

????“这里不就发挥作用了。”凌然谦虚的笑笑,毕竟是系统送的技能,虽然说,他生活中有很多人送很多礼物给他,但系统给的这种,还是其中较难解释的一种了。

????魏嘉佑自然是更难理解了:“这里发挥作用有什么用,你平时用到的机会有多少你知道吗?同样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别的上面,不是更能提高吗?”

????凌然见他态度激烈,担心影响手术,于是实话实说:“并没有花费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没有什么关系的,恩,刘护士,吕文斌,你们带魏医生先出去休息吧。”

????凌然看魏嘉佑涨红了脸,是真的担心他冲到手术台前来。

????吕文斌甩着38的臂围,率先站到了魏嘉佑面前。

????魏嘉佑脚步没有丝毫挪动,隔着吕文斌的胸肌,扬起声音:“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啥啊。”吕文斌叹口气:“天才你明白吗?”

????魏嘉佑昂然:“我见过的天才多了,谁还不是个天才?”

????吕文斌低头看看魏嘉佑,再叹口气,回头呶呶嘴:“你看看脸,再照照镜子,你真的好意思?”

????魏嘉佑此时冷静了下来,望着凌然,缓缓道:“我会申请弄一套做肝切除的腹腔镜过来的,到时候,咱们再说。”

????“也好。”凌然点点头:“用相关设备的话,选择就更多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最多一周,不超过10天,我就能把东西搞来。”魏嘉佑说的豪气干云,上百万的仪器,一口气调运千里,只需要一两周的时间,自然是极难的。

????“我们也会给凌医生配好全套设备的。”麦莼藏在手术室的角落里,拿着手机,怯生生的说了一句。